????“今天下午是第二战,这场比赛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相信你们都懂,所以我也不说废话,现在宣布一下出战名单,有异议的可以提出来!”

????橘枳如此说着,那与平时截然不同的语调让房间里静悄悄的,傻子都听得出来,橘枳的心情非常糟糕,甚至到了一言不合就可能要骂人的程度。

????“橘枳。”

????“罗辑。”

????“吴极。”

????“庄寒露。”

????“汪洋。”

????“杨成月。”

????“周琪。”

????——有四个重复的!

????不只是这里,王潇、千晓这种顶级战斗,橘枳都没派出去,上一场千晓就没上场啊!

????“我有问题!”

????这样说的是杨子涵。

????发出声音后,杨子涵看着橘枳,盯着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他有种橘枳似乎不愿意看自己的感觉……

????“有什么问题。”

????杨子涵直言不讳,“为什么千晓、会长都不上场?明明知道这是非常重要的一场比赛,不是吗?就算是千晓不上,为什么会长也不上?”

????橘枳的目光转过去,看着他,露出迷幻的笑容,问:“你就这么希望她上场吗?”

????“我……”

????想说是的,但被橘枳那没有任何波动的眼神盯着,他总有种喉咙一下被人掐住的感觉,想说的话根本吐不出来。

????杨子涵没声音了,橘枳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扫向其他人,“现在没有意见了吧!”

????——当然有!怎么可能没有!只是杨子涵被强行摁下去,橘枳明摆了是要专制主义,他们还能怎么办……

????“没有意见的话,解散。”

????平时都是走的最晚的,而今天,橘枳第一个出去了,王潇没走,不知道想着什么的她留在这里,看着王潇留下来,其他人也都是留下来,不包括千晓。

????对于橘枳的安排,杨子涵心里的不满已经到了极点,每次都有上场的他这次没有选上,他非常高兴,心里没有半点不满,可为什么橘枳不让王潇上场……明明……明明王潇就是……最后可以信任的那个人……谁都可以背叛守望者,包括橘枳,只有王潇不会!

????看起来就跟检讨会似的,所有人都沉默着,不是在想什么,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可能还没有到开口的时候……

????沉默延续着,直到本以为会开口,对橘枳的决定进行解释,或者表达出不满的王潇什么都没说就站起来,准备走了,杨子涵终于是忍不住了。

????“会长,请等一下!”

????众人的目光聚集到做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杨子涵身上,惊讶、疑惑,各种复杂情绪都有,王潇也缓缓转过身来,平静到反常的目光看着杨子涵,“有问题?”

????被王潇盯着,杨子涵不受控制地紧张起来,手心更是快速汗湿了,“会长,你对于队长的安排,没有意见吗?”

????明白了杨子涵的意思,王潇看向其他人,很随意地问:“你们留在这里,是因为和他一样的想法吗?”

????此言一出,剩下的这些人都愣住了,然后接二连三地离开这里,让杨子涵不由产生一种被人背叛的感觉,你们没有意见还留在这里干嘛,等着开饭吗!

????淦!

????往边移开一步,让这些人都出去,还把门关上了,王潇看着杨子涵,“看样子只有你一个人有意见吧!”

????事到如今,杨子涵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没错,我对于队长的安排很不满意!”

????走回来,拉出一张椅子坐在杨子涵的正对面,王潇偏着头看着他,似笑非笑,不理解与一种讥讽的味道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说吧,你为什么感觉不满意?是因为没让你上场,还是真的就像你刚才说的,你觉得我必须上场?”

????杨子涵牙齿紧紧咬住,垂下去的两只手捏住拳头,他极力克制着王潇那句“因为没让你上场”给他带来的屈辱感,他明明不是这样的人,会长明明知道的,可她为什么还要说出如此伤人的话!

????只是,杨子涵很清楚一件事,他没有资格发怒,在关于守望者的事情上,即便是全队人都来折辱他,他也没资格表达不满。

????“怎么不说话了?”

????并没有对自己之前的话感到不妥,王潇看着杨子涵,问他。

????杨子涵缓缓松开拳头,身体还是僵硬着,说:“这场比赛对我们太重要了,我认为会长你非常有必要上去坐镇,只要有你和队长两人在,我们就不可能会输!”

????王潇眼中浮现出怀疑的神情,不得不说,今天的杨子涵真是太反常了!

????“没有我,其他人也足够了!”

????杨子涵还是固执着自己的意见,“不!必须是你,其他人都不行!”

????于是,王潇提出那个让他不可能回答上来的问题。

????“为什么?”

????“你告诉我为什么!如果你能说服我,我还可以去和橘枳调整名单!”

????杨子涵身体更加僵硬,变得冰雕一样,由内而外的寒冷。

????“因为……”守望者里没有值得信任的人了,包括我,也不排除队长!

????“因为……你是唯一能领导守望者走上胜利的人!”你是唯一不会背叛这支队伍的人!

????听完这话,王潇笑了,只是那笑容让杨子涵心里生出无力感,他知道的,王潇把他现在说的话只是当作可有可无的东西来听的。

????“什么嘛,你这家伙!你现在跟我说这种话也没用了,我都已经把队伍交给橘枳那家伙多久了!你可以相信我的眼光,橘枳那家伙是个真正的天才,他比我更加适合领导守望者走向胜利这个位子!”

????话音在这里停顿一下,笑容收敛,王潇继续说:“好了,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你下午也没有比赛,好好休息一下,我感觉你有点太紧张了,一直这样可不行,后面的比赛还要你助阵呢!”

????说完,王潇走了,留下杨子涵一个人在这里失魂落魄。

????王潇不上场,对于守望者来说,最坏的情况就是直接葬送,其次就是橘枳一对二十七,怎么想都不可能赢的!

????杨子涵在蹲下来,抱住膝盖,脸也埋在里头。

????“完了……守望者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