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

????后勤总部营帐,夏轻尘正在和黄家主道别,准备前往凉州城,灭掉羽氏一脉。

????蓦然间,他仰头发现了银色飞舟,眉宇顿时皱起来:“怎么回来了?”

????黄家主也大感惊讶,不可思议道:“他们不是已经走了七八天了吗?怎么忽然回来?”

????唰——

????夜家主,中云王察觉到异常,相继赶到夏轻尘的营帐前。

????“夏统帅,你出关啦!”夜家主眼前一亮,指了指天上的银色飞舟,沉着道:“神国使者怎么又来了?”

????中云王鼻孔重重一哼:“他是嫌侮辱我们还不够,要跑回来重新侮辱一次?”

????夏轻尘沉思,微微摇头:“并不是!以我对赛天的了解,没有极其特殊的缘由,他是不会再回来的。”

????要知道,赛天可是什么狠话,难听话,羞辱话都放出来。

????此地,他是不屑再回来的。

????“他们想干什么?”夜家主冷冷道。

????这时,一个人影从飞舟里面降落下来,对方在空中寻觅了半天,忽然发现夏轻尘等人在,便立刻落下来。

????“你们都在?刚好,跟我来吧,大守墓人回来了,有事召见你们,速速去面见!”来者,不是旁人,正是三守墓人。

????闻言,夏轻尘双脚立在地面,纹丝未动。

????黄家主和夜家主,几乎同时露出一丝轻蔑的冷笑,如老僧入定一般的闭上眼睛,双手拢在袖中,不闻不问。

????中云王则双手叉腰,把手放在耳朵旁:“你说什么?让我们去见谁?”

????三守墓人立刻绷着脸,喝道:“军情大事,不容马虎!人类联盟领袖,大守墓人召见,立刻前去,不得有误!”

????中云王一脸茫然之色:“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们守墓人已经退出了人类联盟吧?怎么,现在又想加入进来,还重新担任盟主?”

????黄家主不咸不淡道:“我记得,八天前,某个守墓人离开前,曾经冷嘲热讽,不稀罕人类联盟,让我们好好守着。”

????“恩,我们是好好守着了,怎么你们也要跑回来守着?”

????三守墓人临走前的奚落之言,言犹在耳。

????那时候,他们气势凛人,人类联盟的诸多强者无力反驳,可是如今呢?

????你们还有脸回来,并且依旧以人类联盟的高层自居?

????要不要脸?

????忘了当初走的时候是怎么嘲笑人类联盟的?

????三守墓人充耳不闻,当做没有发生过那些事情一般,正色道:“你们聋了?盟主召见,还在这里磨磨蹭蹭,想让联盟军规处置不成?”

????到了现在,他们还在扯虎皮。

????可惜呀,现在的人类联盟,已经不是曾经的联盟了。

????夜家主好整以暇的抖了抖衣袖,淡淡道:“盟主?哪个盟主?我们人类联盟的盟主,就在这里站着!”

????闻言,三守墓人愣了下,目光立刻望向夏轻尘:“你是新任盟主?”

????四人里,谁最有资格担任人类联盟的新盟主,那就只有夏轻尘。

????不过,他才什么实力,何德何能担任人类联盟的盟主?

????“你们别开玩笑,夏轻尘凭什么率领得了全人类?”三守墓人招了招手:“行了,行了,别开玩笑,赶紧去见咱们的盟主大人!”

????黄家主含着淡淡微笑,纹丝不动。

????夜家主则直接转过身,懒得理会。

????中云王掏了掏耳朵,悠闲自得,表示将对方的话当做耳旁风。

????“你们……全都要造反,是不是?”三守墓人色厉内荏的吼叫,心中有点悬了。

????似乎离开的七八天里,人类联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中云王慢悠悠道:“如果这也是造反的话,我想整个人类联盟都要造反了!”

????黄家主嫌弃而不失礼貌的一笑:“为什么你们守墓人,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都什么时候了,还把自己当做人类联盟的领袖?

????难道不知道,他们守墓人有多么遭人讨厌和排斥?

????“好好!你们不动,自然会有人动!”三守墓人冷哼道。

????夜家主无所谓:“那你就让他们动吧!”

????三守墓人愤愤不平,重新回归银色飞舟。

????当其回去时,其余的守墓人都已经奉命而回。

????堪堪回去,便听得四守墓人面无表情道:“四百万大军,重新改编成了四个军团,我只见到其中两个。”

????大守墓人负手,望了眼他身后:“不管大军如何改编,都是我人类联盟麾下的统帅,为何不应召前来?”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人类联盟领袖一天,他们就义务听从调遣,哪怕他们已经是夏轻尘的士兵!”

????四守墓人面无表情道:“他们说,你已经不是盟主了,新盟主是夏轻尘,只听从夏轻尘的命令。”

????“其余人的命令,一概不接受!”

????什么?

????大守墓人一阵窘迫,神色肃穆,沉着道:“他们真这么说?”

????四守墓人默默无言,用沉默来回应。

????五守墓人,六守墓人也相继赶回来。

????相较于四守墓人,五守墓人和六守墓人竟都负伤在身!

????其中五守墓人的肩膀上,被一支箭狠狠插入,鲜血浸染了大片衣衫,而六守墓人则鼻青脸肿,灰头土脸。

????而且,身上还有一股难闻的尿骚味,看样子,他是遭到了惨绝人寰的群殴!

????“大守墓人!这帮人太过分了!不听召唤就算了,还拿箭射我!”五守墓人去见的是一个军团的统帅。

????对方的回答当然和四守墓人相同,拒绝接受夏盟主以外的诏令。

????当然,五守墓人说话难听,还很冲,那位统帅当然不介意给对方一点教训。

????六守墓人满嘴是血,骂骂咧咧道:“该死的狗,该死的臭丫头!他们合起伙来围攻我,特别是那条死狗!”

????“他还朝我撒了一包狗尿,让我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啥模样。”六守墓人投诉道。

????银色飞舟里,赛天脸色有点难看,沉声质问:“大守墓人,你不是说,人类联盟还听你的话吗?”

????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根本没有谁再把大守墓人当一回事,甚至是相当排挤和反感了。

????大守墓人拉不下面子,哼道:“我倒要找他们高层问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岂有此理,我前脚刚走,后脚就不认我这个盟主?”

????三守墓人连忙指了指后勤营帐:“夏轻尘他们就在那里!”

????(昨晚写太晚,忘了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