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庶门风华 > 第六百四十二章、有趣
????陆老太太倒是不清楚陆鸣心里有动了离开的念头,不过得知陆呦被封为钦差特使时,她知道这个小孙子心里准是又不自在了。

????正要开口安抚他几句,忽听到外面丫鬟通报,陆呦和颜彦来了。

????老太太听了这话先是一愣,继而说了一句,“我以为他也不打算再进这个门了。”

????原来,得知陆呦回来的消息,老太太一直就盼着陆呦上门,可几天过去了,陆呦那边仍是一点动静皆无,老太太也失望了。

????她以为,不管怎么说,陆呦成亲后,她对这孙子还是用了几分心的,也拿出了诚意补偿他们,尤其是那一箱子玉佩玉珏,绝大部分是她用心收集或淘换来的好东西,也不乏价值千金的古董,为此,朱氏知道后也没少抱怨说她偏心。

????不敢说这箱子玉佩导致了她们婆媳关系的恶化,但肯定是加剧了她们之间的恶化。

????因而,陆老太太认为她为这个孙子做了这么多,可这个孙子却一点不领情,连基本的孝道也不肯维持,这次估计也是因为要出门了才不得已登这个门的,这种情形下,老太太听说陆呦上门会高兴才怪呢!

????更别说,她都特意叮嘱了颜彦好几次,陆呦是庶出的,一定要谨守自己的本分,不要抢了陆鸣的风头,可他倒好,一次又一次打了这个弟弟的脸。

????不对,打的不仅是陆鸣的脸,还有她儿子的脸,要知道她儿子可是一个久经沙场的统帅,可在这场战事里似乎毫无建树,先是被辽国攻下两城,接着是被俘,最后还是靠着这个陆呦才被交换回来的。

????想到这,老太太心里这口气也不顺畅了。

????“没事的,祖母,他肯来,说明他还是认这个家的。”陆鸣劝了一句。

????老太太刚要张口,门帘一动,陆衿捧着个蛋糕盒子笑吟吟地进来了,“曾祖母,衿娘给您送好吃的了。”

????面对这样一张笑脸,老太太自然也不好冷眼相向,忙笑着问:“哦,我们衿娘带什么好吃的了?”

????陆衿进去后才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外人,很快意识到自己失礼了,忙把糕点盒子放到了炕沿上,随即退后两步,规规矩矩地向老太太行了个屈膝礼,“衿娘向曾祖母请安。”

????这时,颜彦和陆呦也带着陆初进屋了,两人都没想到陆鸣在,颜彦不由自主地顿了一下,和陆呦对视了一眼,陆呦回了她一个安心的微笑。

????因着这一顿,陆初也走到了陆衿身边像模像样地向老太太行了个长揖礼。

????彼时陆衿正好奇地打量了下一旁的陆鸣,倒是猜出了这人的身份,可并不确定,因为她长这么大,她就没有见过这个人。

????陆鸣自然也是如此,他还是陆衿在襁褓中的时候远远地看过这孩子一眼,因而陆衿打量他时,他也颇有兴致地看着她,主要是陆衿进门后一连串的表情愉悦了他,孩子见到他先是有几分意外,紧接着是懊恼,一开始他还没有明白过味来,直到看到陆衿规规矩矩地退后两步向老太太行礼,陆鸣才恍然一笑。

????这个孩子太有趣了。

????不过细看之下,陆鸣又有了新的发现,眼前的小人像极了多年前他在宫里见过的颜彦,一样巴掌大的小脸庞,一样的总角发型,一样只用了几根彩线缠着,一应钗环皆无,还有,两人都拥有一样灵动的大眼睛,所不同的是,眼前这个小姑娘的灵动里满是明媚的笑意,而多年前那个小姑娘眼里更多的是不肯轻易认输的倔强。

????真是奇怪,倔强,他居然想到了这个词,更奇怪的是,他居然会想起这么久远的往事来,要知道,他现在所有一切烦恼的源头都是来自这个可恶的女人,而他居然对她念起了旧情。

????老太太看到孙子变了脸色,忙向陆衿招了招手,“衿娘,来,乖,这是你二叔,叫二叔。”

????“二叔好,衿娘见过二叔。”陆衿规规矩矩地拉着陆初向陆鸣行了个礼。

????“衿娘乖,来,这是二叔给你的见面礼。”仓促间,陆鸣只得从自己身上扯下一块玉珏给陆衿当见面礼。

????尽管他恨颜彦,可这点胸襟他还是有的,稚子无辜,更别说,他还是孩子的长辈呢,他可做不出像颜彦这么无情无义六亲不认的事来。

????陆衿没有接这枚玉佩,而是拉着陆初往后退了一步,“多谢二叔,衿娘心领了。”

????陆鸣还待说什么,一旁的春眠把两个蒲团放到了陆老太太面前,陆呦和颜彦跪上去行礼了。

????“快起来,来,大郎,过来让祖母好好瞧瞧你,几年没见,我这个孙子也长进了,听说你封为三品云麾将军了,好,好,不愧是我陆家的子孙。。。”老太太亲自上前一手扶起颜彦一手扶起陆呦。

????陆呦并不能适应这种亲近,很快往后退了一步,陆老太太心下一恼,倒是也没显现出来,依旧问起了陆呦这几年在前线的战况。

????陆呦以为老太太关心的是陆端,因而便把父亲的近况简单说了一遍,而陆呦嘴里的近况其实也是半年多前的事情了。

????不过这次陆呦还真误会老太太了,老太太也很好奇他这些排兵布阵的本事是跟谁学的,没道理一个没正式念过两年书也没正式经过教导训练的人就敢上战场指挥这么大的战役,不但超过了精心培养的陆鸣,也超过了久经沙场且威名赫赫的陆端,这可能吗?

????难不成这孩子也有了什么奇遇?

????陆老太太有心再细细盘问盘问,可又怕一旁坐着的陆鸣不自在,因而,见陆呦的话题都围着陆端,老太太也改问道:“听说你被封为钦差特使,这次去辽国,应该能见到你父亲吧?和谈结束后你们能不能赶回来过年?”

????她确实也惦记自己的儿子。

????而且家里这个烂摊子也非得儿子回来收拾不可,否则,家不成家,亲人变成了仇人,好好的一个百年世家居然分崩离析至此,将来她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