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国强夫妻俩出了门,过了小半天才回来,路卿卿不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只是神色有些奇怪。

????出门的时候还算正常,回来就显得忧心忡忡,神魂不定。尤其是杨秀英,眼睛都哭肿了,似乎是遇到什么难过的事了。

????应该不会吧?儿子马上就要结婚,这是好事啊,他们难过什么?

????而且路国强那个人,虽然是个老粗,对媳妇还是很关照的,跟他一起出去,他是不会让别人欺负自己媳妇的。

????路卿卿好奇,又有些担心,就问道:“你们干什么去了?这是怎么了?还哭了?”

????因为气色不好,杨秀英笑起来显得有些勉强,“没事,刚才去给你大姨上坟去了,家里有什么大事,我们都会告诉她一声,让她也跟着高兴高兴。”

????“哦。”路卿卿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这个“大姨”说的应该就是路青松的亲妈,杨秀英的姐姐。

????没想到他们还有这个习惯呢,这也不奇怪啊,路国强这个人比较重情义,杨秀英也心善,都说得过去。

????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解释了,如果真的有别的状况,路国强不会那么平静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队里每天都在安排活,路卿卿有时候跟着干,有时候就不去。

????用杨秀英的话来说,闺女要出嫁了,还能在家待多久?这么几天就不能让闺女好好歇歇吗?

????再者说了,卿卿长得那么漂亮,这要是干活把脸晒黑了,手弄粗了,出嫁的时候就该让人笑话了。

????人这一辈子结婚是头等大事,不能让这一天有遗憾。

????路卿卿也就没坚持,反正现在的活也不多了,不差她这点公分。主要是家里赚钱的人多,花钱的人少。

????就算大姐来了三口人,也没有什么妨碍,俩孩子还小,吃不了多少东西,路依依也改过自新,变得非常勤快,一家人快快乐乐的,比什么都好。

????日光如梭,一眨眼,就到了阳历年的前一天,家里该布置的也早就布置妥当,该买的菜也买好了,该请的客人也都请到了,就等着办事了。

????这天的上午,牛轲廉不请自来,主动提出,去火车站接路青槐一行人。

????路国强一家人感激得不得了,这种感动,是无法形容的。

????在关键时刻,愿意主动帮助你的人,那才是真心实意的。

????在大门口目送牛轲廉离开,杨秀英回头嘀咕:“你看看人家,多好的人啊,你再看看你三婶,我提前好几天让她过来帮忙照应一下,这么大的事没有人怎么能行呢?可你三婶真过意得去,到现在都没来。”

????路卿卿好言安慰:“别想那么多了,没有她帮忙,咱们这不都准备得挺好吗?”

????“唉,难道明天她就直接过来吃饭啊?脸可真大啊。”杨秀英心里还是觉得不得劲。

????路依依从院里出来,听到这话笑道:“妈,你可真是的,说那些有什么用啊,咱们也管不了别人,就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了。”

????“对,我大姐说的对不,妈,你就别多想了啊,别生气,不值得。”

????看着这两个女儿,杨秀英心里的郁结消散了很多,“对,我才不生气呢,我有两个这么好的闺女,我生什么气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