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 大洛武神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人归何处去(上)
????????长安镇武司内的演武场上,为了掩护被“天引大法”吸住的白依依逃走,结果一只脚的脚踝被那身披大红袍,敦实如一座肉山般的赵奴给紧紧抓住的无心,在这危急关头,再度觉醒了当日在擂台上使出过的天赐武命。
????????三丈之内,如独开一界,一切真气,神意,天赐武命的能力,皆被禁绝!
????????正打算以自身浑厚的真气震碎对方整条腿,让这小子再不能上蹿下跳干扰自己的赵奴忍不住惊呼道:“这是什么天赐武命!?”
????????无心哪儿会搭理对方解释什么,毕竟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天赐武命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腰肢发力,无心上半身整个弹起来,双手反过来扣住了赵奴的手腕,想要趁势卸下他的关节,哪怕其实以赵奴这一身横练功夫来说,根本就无需如此小心,但他依旧还是因为对方这未知的天赐武命而产生了一丝畏惧,导致他下意识地松开了手,也正是由于这一松手,无心当即就好似灵猫一样往后一个翻身跳了出去,然后转身朝着和白依依完全相反的方向逃去,根本就没有乘胜追击的想法。
????????终于回过神来的赵奴暗骂一声,左右看了一眼之后,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决定朝着无心逃走的方向追去。
????????白依依虽是长安武督之女,但她毕竟只是一个五品武人罢了,杀不杀她,对于眼下的真武殿来说,其实意义不大,就算她将来能够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大宗师,可那也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中途他们有太多的机会可以针对,完全不必急于这一时,更别提从她的身上,赵奴根本就看不到一种足以成为威胁的可能性。
????????但无心却完全不一样,从刚才双方的接触战来看,无心展现出了远胜白依依的战斗天赋,以及那极端霸道的天赐武命,如果能将他生擒之后带回真武山,那么不出十年,真武殿便又会多出一位战力卓绝的大宗师,可若是今天放任他不管,那未来真武殿便会多出一位杀力惊人的对手,这一来一去的差距,自然不言而喻,况且如果他继续追白依依,说不定那小子又会跑来干扰自己,到时候只怕一个都捉不到,故而赵奴没有想太久,便下定了决心。
????????只不过,他到底还是先朝着那朴刀汉子所在的方向传音了一句。
????????这一边抱着朴刀的木讷汉子在听到传音之后,略微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放过了贺季真与李禾玉二人,转头前去寻找白依依的踪迹,伺机斩杀对方。
????????像他这样的江湖人,会遵守的规矩其实很少,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在剩下的这些极有限的规矩里,每一条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都不会主动逾越。
????????医师不可杀,这是首当其冲的一条,至于另外那少年,若是再长个几年,兴许他碰见了还会动手,但当下,还是放他们去吧,杀不杀的,没什么意思,反正这少年若无什么大机缘的话,这辈子别说碰到上三品的边了,就连晋身四品武人都难,实在是没资格挨自己这一刀。
????????------
????????武道会演武场上。
????????在悬镜司三榜之中的人榜上排名前二,真名赵瑾,字陵光的十五岁少女,以自身四品大成的修为配合天赐武命的能力,施展绝学成功演化出了作为天之四灵之一的朱雀真灵,借来一点南明离火之力,以碾压般的姿态破掉底下三人联手之后,毫不理会已经重伤的沈剑心与张藏象二人,她抬起双手,那一道庞大的朱雀虚影便直接融为了一条火焰流光,然后于她手中汇聚,凝结成了一张火焰长弓的模样。
????????双翅延展,即为弓身,尾羽落下,即为弓弦!
????????赵瑾的神色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她手握长弓,遥指下方的目标,额头处竟有滴滴汗珠滚落,很显然,这一击哪怕是对她而言,也并不轻松。
????????手挽弓,如满月,天地灵气皆汇聚而来,让这一根弓弦变得重若万钧,她眼神坚毅,松开手指,便有一道半透明,蕴含有南明离火之力的火焰射向地面那已经因为逆练绝学而彻底疯魔,刚才消耗过大,导致周身黑炎明灭不定,已近油尽灯枯的李轻尘。
????????她想好了,不管对方到底是谁,也无所谓对方为何能让自己产生那么多复杂的情绪,她要做的,就是一劳永逸,只要这个人死了,那一切也就不必再去考虑了,不是么?
????????“不!”
????????眼见那威力绝伦的一箭落下,场中当属一直分心在看的老王是最先反应过来想要前去相救的,他甚至不顾那碧眼儿禄存星君手中挥洒出一粒粒比金子还要重的砂砾贯穿身体,而直接挡在了李轻尘的面前,双手托举,于间不容发之际,将剑魂迎上,直撞头顶箭矢!
????????针尖对麦芒!
????????一个乃是三品武人自创绝学十八兵魂中,凝练得已近实质的剑魂,一个,虽只是一位四品武人的倾力一箭,但其主人的修为,绝不弱于寻常三品,而且其中还蕴含有号称天下万物,无物不燃的南明离火之威,似这等根本就不是人间之物的可怕神火,哪怕只沾染一丝,都足以将一位宗师级的高手烧得一干二净,两者相撞,那介于虚实之间的剑魂衍化出无穷剑气消磨着火箭的威力,而内含一丝南明离火精华的火箭也毫不客气地喷涂火舌,缠绕向剑魂本身,双方慢慢消融,最后几乎是同时湮灭。
????????剑魂湮灭之际,底下的老王也随之喷出了一大口漆黑的鲜血,甚至摇摇晃晃,连站也站不稳了。
????????这十八兵魂乃是他毕生心血,而这剑魂更是重中之重,剑乃百兵之君,是为号令十八兵魂所用,为兵魂核心,而刚才这一击导致剑魂被毁,无异于是直接抹去了他半数修为!
????????南明离火不亏是南明离火,饶是只有一丝,也成功将这一道剑魂给彻底焚毁,而不是一般的重创,若是一般的损毁,虽然也会损耗他自身本源神意,但只需要事后好生温养,便可再度重生。
????????十八兵魂,生生不绝,可以说是其所创绝学的精髓之一,可刚才这一击之后,可以说他半生努力都已经毁于一朝,来日别说是恢复如初了,只怕再无可能更进一步。
????????向来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并不喜欢随意出风头的老王身体微微颤抖,由于这剑魂乃是其体内真气与自身神意结合所生,故而剑魂被焚毁,就连神意也被牵连重创,只能说是幸好对方修为还未到三品,不然那南明离火若是沿着脉络侵入,那才是真正的大麻烦,不过眼下他也不好受就是了,刚才情急之下,为了赶路,他不惜被那碧眼小儿的绝学打在了身上,现在残存的精力都放在了身上另外的伤口处,与对方残留的力量继续缠斗。
????????他精神恍惚,口中禁不住喃喃自语道:“这次真是亏大了啊。”
????????话音刚落,下一刻,老王身体剧震,却见一只表面布满黑炎的手直接洞穿了他的胸口,从前面穿出,老王低下头,又抬起头转过去瞧了一眼,发现李轻尘双目漆黑一片,显然是时间拖得太久,他已经彻底癫狂了,当下只能苦笑一声。
????????报应,一切都是自己的报应。
????????“嘭!”
????????黛芙妮娜抛下崔兆,身上绽放出璀璨如流星般的金光,瞬间冲了上来,一下撞飞了李轻尘,同时伸手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老王。
????????这一边,在这一击之后,已无力再射出第二箭的赵瑾,甚至连维持背后的火焰羽翼都稍显艰难,她不得不降下身形,之后包括禄存星君在内的其余真武殿众全都放下了手头的对手,转而全部围了过来,将其簇拥在最中心,牢牢守护,同时神色警惕地看向了对面的长安司众人。
????????打到现在,中间几经波折,原本跑来观战的长安百姓和其余达官显贵,世家豪阀的人都已经逃的逃,死得死,历经百年风雨而不倒的武道会演武场内,已是满目疮痍,遍地死尸,只怕在这之前,谁也不会想到,今日竟会发生这么多事来。
????????长安镇武司的众人也随之涌到了老王的身边。
????????黛芙妮娜随手丢下了性命相交的长矛与盾牌,这位素来大大咧咧,但是凶名在外,先前就连不可一世的杨辰见了也要主动退避三舍的西域少女,此刻眼中泪水盈盈,一滴滴不受控制地落下,掉在了老王身上那套头一次这么干净整洁,但此刻却满是血污和焦糊的黑白武服上。
????????就在刚才,谁也想不到,李轻尘竟然会一击直接贯穿了为了救他,才主动挡在他面前的老王的心脉,那有焚世之力的黑炎,只是一瞬间便将他整颗心脏烧成了灰烬,他心窍处此刻焦糊一片,空空如也。
????????武人的肉身虽然强横,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像老王这样整个心窍都被彻底烧毁的,活不下来,最起码在场的这帮人里,没有一个能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