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十嫌弃的撇开眼,直接走过去。
??????叶青鸟招招手:“宁十,快来扶我一下,走不动了。”
??????“咦?”
??????“你掉河里了?身上咋那么湿呢?”
??????刚说完,手就捂住嘴巴,似乎是撑的想吐。
??????春夜站在旁边,摸摸肚子,打了个饱嗝,咧开嘴:“好饱啊!都走不动啦!”
??????陈余生看着叶青鸟的模样,连他自己都觉得胃里有酸水往上冒,心里想着:“姑奶奶,您是有多饿啊,没吃过东西?”
??????叹了口气,上前几步,左右瞧了瞧。整排的食物,只剩下空盘子,连一颗冰镇葡萄都没剩下,吃的是干干净净,有些盘子似乎都被舔过,刷都不用刷了。
??????陈余生小声的说:“至于吗,就不能少吃点?”
??????叶青鸟捂着嘴:“饿了,好吃。”
??????春夜使劲点头:“真好吃!”
??????叶青鸟伸伸手:“生鱼片,过来些,扶着我,走不动了。”
??????陈余生学着宁十的样子,使劲翻白眼:“又不是没吃过东西,瞧你那点出息。”
??????叶青鸟冷哼一声,一把拧住陈余生的耳朵:“瞧不起谁呢,谁没出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看把你能耐的,看姑娘看够了?”
??????叶青鸟拧陈余生,那可是下死手的,拧的陈余生呲牙咧嘴:“疼!”
??????越喊疼,叶青鸟越用力:“你也知道疼?二楼的姑娘好看吗?”
??????陈余生哪里敢放肆:“不好看,一点都不好看,丑的要死。”
??????叶青鸟手指使劲,直接多转了半圈:“骗子,满嘴瞎话,那你跟我说说人家哪里丑了。”
??????陈余生当即惨叫:“疼,疼,快松手,好看,好看还不行吗。”
??????叶青鸟:“还敢说好看!”
??????陈余生耳朵都快被拧肿了,实在疼的难受,只好伸出手,轻轻一按叶青鸟圆嘟嘟的小肚子。
??????“呕!”
??????立竿见影。
??????叶青鸟直接松手,捂住嘴巴,昂起头,深吸好几口气:“生鱼片,你完了,你死定了……呕!”
??????李七夜的房间比船楼其他地方都要暖和许多,推门就能闻到一股淡雅的檀香,房间厅堂是两排极高的书架,书架横平竖直,样式极为普通简单,用料却很是名贵。清一色的黄花梨,书架上密密麻麻,陈列着各式书籍参差不齐,下面还摆着好多大木箱子。书架旁边是书桌,书桌上笔墨纸砚齐全,笔是狼嚎,墨是沉墨,纸是喧纸,砚是红泥,全是百中挑一的极品。
??????宁十喜好画画,自然懂这些文房四宝,顾不得脱衣服下意识摸了摸那些极品喧纸,这纸应该是贡品,一般人有钱都买不到:“铁甲宗的龙船还提供这样的服务?”
??????雅儿一愣,看看宁十在抚摸李七夜的纸,赶紧上前几步,拽住他的手:“弟弟,这些东西可是王爷的宝贝,都是从北境运去神都的,这书,这纸,可是不敢碰的。”
??????宁十撇撇嘴:“肾虚的王爷还会有时间看书写字?”
??????……
??????满盆的热水。
??????一层的牡丹花。
??????宁十泡在花香四溢的环境中,全身的肌肉都舒展开来,印象中跟着姑姑走南闯北,好像都没享受过这种奢侈的行为,隆冬腊月会有鲜花?也不知这铁甲宗是如何储存的。
??????手指逗弄一下飘飘荡荡的花瓣,心里琢磨的却是:“那个肾虚的王爷,也会洗花澡吗?”
??????心思一转:“好像,好像自己也是男生啊。”
??????细思极恐。
??????宁十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不过,这花澡,真的是香,好舒服。
??????没有多浪费时间,宁十迅速洗完澡朝着外面喊了一声。
??????之前的衣服肯定是没办法穿的,湿的透透的,雅儿说是去给宁十找一身得体的。
??????半响之后。
??????两身风格截然不同的衣服放在了木架上,一身是厚厚的裘貂,臃肿但是暖和。另外一身是白色的锦衣剑服,很江湖,很干练,很剑侠。
??????想都没想,宁十抓起那身锦衣剑服,三下五除二就套到了身上,还别说,这雅儿的眼睛就是毒,看一眼就能大概估算出宁十的尺寸。
??????移步厅堂。
??????众人抬头,全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宁十春雨时节跟着孟八九去的洛阳,这次再回神都已是两年后的隆冬腊月,将近三年的光景,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非常明显的烙印。
??????身子骨已经逐渐长开,个头比之前高了小半头,头发从短短的碎发长到了过耳齐肩。由于每日坚持练剑,浑身的肌肉都充满了爆发力,皮肤也从白白嫩嫩变成了小麦色,眼睛似乎更大了一些,更多几分野性。跟着姑姑时总不愿意自己走路,不是趴在肩头就是骑在脖子上,脊柱软的跟面条一般,现在腰杆可挺直了不少,当然,嘴角的酒窝还在,笑起来依旧很阳光。
??????不说旁人,叶青鸟这几年算是跟宁十寸步未离,就差穿一条裤子了,可即便是她也没太留意宁十样貌上的变化。
??????因为顾不上。
??????也看不清。
??????一路走过来,不是遇险,就是修行,谁会在意穿着打扮啊。大多时候还是脏兮兮的,脸是个什么颜色都看不透彻,更不用说其他的了。
??????人靠衣装马靠鞍。
??????稍稍一收拾,果真是震惊四座。
??????叶青鸟一本正经的说:“宁十,你比方才二楼的那些公子哥要好看。”
??????陈余生使劲点头,圆滚滚的大胖脸抖了好几下:“真好看。”
??????林竖横竖起大拇指:“这衣服很适合你,剑修穿剑服,配套。”
??????春夜腾的一下站起来:“宁哥哥,我也要洗澡,我也要穿这个衣服。”
??????几步跑过去,跑到屋子门口时忽然转身:“宁哥哥,水还热吗?我不用换水,用你剩下的就行。”
??????一旁的雅儿赶紧接过话茬:“热水有的是,让龙船给换新的就好,交了银子就要享受交银子的待遇。”
??????可春夜哪里管这些:“不用换,不用换,我就喜欢跟我家宁哥哥用一盆水,对了,我不喜欢白色,给我找件红色的剑服。”
??????春夜说完,叶青鸟也坐不住了,这世间,就没哪个女子不爱美的,而且,这美啊就怕对比,有对比就有伤害……